当前位置:极速快3开奖结果---文化新闻----最新动态
第二章 记忆
发布时间:2014/6/11 13:56:58点击次数:267次    
“嘘,谢元师兄来了。”

  一个少年在一群人的拥护下进了下午讲法的院落,“谢师兄”一路上谢元在其他弟子的恭敬中缓缓而行。

  “咦”在到达门口时谢元发现了叶知秋,只见他故意推了身边一个少年使他撞上叶知秋。

  被推的少年立刻心领神会的冲这叶知秋大喊:“你这人怎么回事,长眼睛了没有会不会走路啊。”

  无辜被撞了一下,叶知秋低着头打算绕过去,却不知谢元那会怎么容易放过他。

  “怎么撞了人,不说声对不起就想离开吗?”谢元上前都在门口冷冷的说道,眼前的这个废物就因为门派有个筑基巅峰的亲戚都二十五岁了还有脸呆在外门,而且每月领的物资都比自己高出好多,这不是在打他谢元的脸吗。

  “你”叶知秋对着谢元怒目而视,刚才他已经听到别人议论眼前的这个少年要在下月的秘境试练除掉自己,而起因仅仅是因为那个叫什么雨柔的人和自己多说了几句话,天知道这具身体以前和那雨柔说过什么。

  “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挡住门口。”一个微带怒意的声音从围观的人群后传来。

  “啊,是门内排名第四的青云师兄”听到声音而转身看过去的少年们看清来人后,立刻静声的绕过叶知秋和谢元他们鱼贯进入讲法堂。

  见到今天来讲法的是林青云,这个人在天岚宗的这代弟子中是几个不买自己大哥帐的人之一,谢元皱了皱眉头换上笑脸绕过叶知秋迎了上去。“青云师兄,是这样的...”

  林青云淡淡地瞥了谢元一眼向叶知秋问道:“知秋你来说刚才是怎么回事?”

  “回青云师兄,刚才的事是知秋不小心撞到了那位师兄而引起的。”叶知秋低着头回答道。

  “青云师兄你看,叶知秋都已经自己承认了。”听到叶知秋的话谢元大声的说。

  林青云看着低头的叶知秋,师父也不知道你对知秋的做法是不是对的,“既然是这样,道歉过了就可以现在都进去吧。”

  “算你小子识相”经过叶知秋时,谢元狠狠的对他说道。

  待众人坐定后,见没有人再进入这个院落。林青云朝着院落的大门挥了挥手,杂役们就看到了院落的大门自己关上。

  “下个月就是你们杂役一年一次的秘境试练。下午我要讲的是一些引气的要诀这可以让你们更好去引用体内的灵气...”随着台上林青云的讲解,坐在最后的叶知秋聚精会神的听着,这可是修仙的窍门啊。

  “你看那叶废物已经是五次听青云师兄的讲解了。”

  “你怎么知道他听了五次?”在他身边的人问道。

  “我都听了四次了,在我来之前听说青云师兄还讲过一次。”

  “靠,原来你也很废啊,长的是娃娃脸吧还真看不出。”

  “靠,你说谁废物...”经历过林青云四次讲解的这位一听自己被说成了废物立马不干了。

  “闭嘴”听到讲台上的声音,差点开架的两人这才想起来现在是讲法时间,而且台上的这位青云师兄还是李师叔的大弟子,就在两人想要开口求饶时,台上的林青云随手就把两人轰出了出去。

  “你们还有什么私事吗?”随手挥出两人后林青云冷冷的声音在讲法堂内响起。

  看着台下一阵统一的摇头林青云慢慢的说:“很好,要是再让我发现在讲法堂闹事,那我会向外门长老建议取消你们的下次试练资格。”

  林青云在台上讲的那些引气如何、该怎么去远行,叶知秋开始的时候还能听出个大概,到了后面就是简直就是身在了云里雾里了。

  随着讲法的结束叶知秋回到了自己的房子由于今早的事他特意把大门的门闩关上,微凉的夜里叶知秋坐在自己的床上,就那么静静地靠在墙上睡了过去。

  “知秋啊,你什么时候带杨欣回来让妈妈给你把把关。”一个满是慈爱的声音在话筒的另一边响起。

  “妈,你别老是催我了,我会带杨欣回去给你看看的。”话筒的这边叶知秋有些不耐烦的应付着。

  “要不我和你爸去S市看看吧,让人家城里人来我们乡下也的确不好。”电话那边的女人似乎没听到儿子刚才的话自己往下说道。

  听到母亲的话叶知秋有些心慌的朝电话那边吼道:“妈,你烦不烦啊,我说了会带杨欣回家的你就不能别操这份心好吗!”

  “要不你寄张照片回来吧,你知道的爸妈不会摆弄现在的手机还有电脑。”

  “让我来和那臭小子说,喂,臭小子你今年必须带那个叫杨欣的女孩回来给我们看看。人家老陈两口子都抱着孙子在溜大街了,你付伯伯家的小丫头也断奶了,就我和你妈现在还空着双手。”

  “爸,这不是人家杨欣不愿意去我们家吗?”实在无法叶知秋只得把所有罪过推给了现在估计睡在她男友床上的杨欣。

  “放屁,要是不愿意来我们家,那你也甭要这样的女孩...”

  “老头子,你咋说话的啊,我们知秋好不容易找个城里的姑娘,人家不愿意来就算了...”听着母亲的声音叶知秋为自己的谎话感到一阵的羞愧,他很想告诉父母自己现在没有什么女朋友也不是什么大公司的白领,这该死的廉价的自尊啊。

  紧接着叶知秋的脑海里画面转到了一个老人的影像上。

  叶君凡,这具身体的爷爷同时也是位修为在炼气十层的散修,老人一直带着失去父母的叶知秋在苏北府的一座山脉以采药或者帮些家族挖矿为生,一直梦想着把自己赚来的灵石存起来给孙子买个赋予凡人仙脉的灵药。

  可能是因为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叶知秋很小时便从爷爷那里学到了怎么识别采药、矿物并采集它们,闲暇时老人还会教孙子一些剑招,这样的日子在这具身体的记忆是最快乐的,直到有一天在少年的记忆里天突然塌了。

  十五岁那年的槐月,万物枝长叶茂青翠欲滴,槐树也绽开了黄白色的花瓣儿,一天出去采药的爷爷带回了一个重伤昏迷的人。

  “爷爷”虽然叶知秋平时看上去较为木讷但他也知道这个世界还是有好坏之分的,“爷爷,你怎么随便救人回来,他要是个坏蛋怎么办?”

  听到自己孙子的话叶君凡笑着为叶知秋说明:“呵呵,知秋啊你看这里。”叶君凡指着昏迷中这个人的衣服左上角告诉叶知秋,“这可是我们苏北府三宗两派中的天岚宗的标致。”

  叶君凡说的时候叶知秋打断了他:“爷爷,难道正道就全是好人吗?难道你忘了上次抢走我们百年丹参那个几个上湘派的弟子了?”

  “好好,爷爷老了说不过你,等把这人救醒了爷爷就让他离开。”

  不过叶君凡没有等到自己救回来的人苏醒,在十七天后的夜里,一群脸戴鬼面的黑袍修士找到了这里并把祖孙俩的茅草屋给围了起来。

  叶知秋从窗外看着外面的幢幢人影害怕道:“爷爷,我们把那个人交出去吧。”

  哪知叶知秋刚说完在他眼里一向慈祥的叶君凡马上厉声喝道:“混账,你看看外面那些人像是好人吗?你爷爷虽然一辈子只是个炼气期的小修士但也不干那出卖好人的事。”这时候就是瞎子也能看出昏迷的这位绝对不是什么坏人。

  铁边鬼脸中的一个黑袍人走上前喊道:“屋子里的人听着,只要你们交出半月前被你们救回来的人,我们立刻就离开绝不打扰到你们。”

  在他喊得时候,一个戴着银边鬼脸的黑袍人问身边另一个戴着银边边鬼脸的人:“大哥,我们直接冲进去就是了,除非那李道玄醒了过来否则我们九个练气十层两个筑基前期还怕灭不了口吗?”

  被称作大哥的银边鬼脸犹豫着,虽然半月前五位金边前辈埋伏重伤了李道玄,但他毕竟是苏北府有名能在50岁前踏入金丹期的天才修士,而且埋伏他的五位可是金丹前期的修为啊硬是让李道玄干掉了三位,剩下的也是重伤其中一位现在还在抢救呢。

  看到自己大哥的犹豫,刚才说话的人不禁一阵着急自己这位亲大哥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胆小怕事了些,“大哥...”就在他开口劝导的时候,一道剑光穿过了茅屋的房门把喊话的铁边鬼脸劈成了两半。

  毛屋内叶君凡和外面的鬼脸黑袍人一样呆呆的看着地上的两半尸体,这可是和自己一样的修为啊。看来自己救到了了不得的人物,叶君凡转头看着自己还在发呆的孙子,也许可以这样。

  “这位道友,咳咳,不知可否与李道玄一起诛杀这些魔道贼子,咳咳...”后面传来的说话声和咳嗽声让祖孙俩把目光转向了身后。

  天岚李道玄?听到这个名字后叶君凡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秋儿,爷爷看来真的不能再陪你了。

  叶知秋看着自己的爷爷一改往日的伛偻,只见他大笑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天岚李道玄李前辈。”修真界就是这样如果不是一门的关系,那么不管你多老碰到修为高的修士那就必须喊前辈,否则很可能就会惹怒对方。“晚辈叶君凡,能和李前辈一起与魔道战上一场倒是君凡的荣幸,只是晚辈如果有个意外还请李前辈代为照顾我这唯一的孙儿。”

  李道玄看着没有仙脉波动的叶知秋没有丝毫犹豫的点点头,自己的命是这位老者救的现在又把他们祖孙二人卷进自己的麻烦中,自己便是把那少年当做自己的孩子也是不为过。

  在叶知秋的眼中在李道玄答应了后,爷爷把他推进了床底便随这李道玄一起冲出了茅屋。

  在两人冲出去不久后,外面边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和道法的对撞而产生的轰鸣,然后是一阵阵地怒骂与惨叫交织的声音。

  叶知秋在寂静的漫长等待后钻出了床底,此时这座拥有他和爷爷叶君凡十几年温暖记忆的茅屋只剩下了床还是完整的,床的前面李道玄正拄剑喘息着不时的咳嗽一下牵动着他手臂上的伤口重新流出一丝血迹。

  爷爷?想到爷爷叶知秋立刻把目光看向别处,叶君凡此刻已经没有了生息,他的背上有被烧焦的痕迹、一只手臂也消失不见,致命的伤势在胸口上那里有有碗口大小的空洞。

  不过他的对手显然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一把剑从他的头顶没柄而入,叶知秋知道这个伤势是被爷爷的白帝之怒造成的。

  爷爷曾经告诉幼时的自己叶家曾是北方一座古城的城主世家每一任的城主都称号白帝,这一招就是第五代白帝叶孤城所创,施招时把自己全身的灵力和生命都灌注到自己手中的宝剑上,最为关键的就是动用叶家的秘传口诀让宝剑拥有一刻的灵智和短距离穿越空间的能力,然后任由宝剑自主杀敌,这是拼命的招式因为用招的人都一定会死。

  第五代白帝叶孤城生平的最后一招就是白帝之怒,那时他以大乘期的修为让他的爱剑用了整整三天的灵智,那柄道级高阶的宝剑在三天里追杀了包括两名渡劫期在内所有攻入白帝古城的敌人。

  叶知秋把黑袍人的银边鬼脸拿了下来,然后带有恐惧和悔恨表情的人脸映入叶知秋的眼球,叶知秋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这张死人的脸。

  李道玄在自己平稳下来后望向呆坐在那的叶知秋走了过去,“知秋,你爷爷最后是因救我而死从今天起你...。”

  李道玄一边说一边走到叶知秋的身边,这一看吓了李道玄一跳,叶知秋的情况很不好而且嘴角明显留过血,李道玄皱了皱眉然后出手打昏了叶知秋,看着被他的手一直紧紧抓着的那个鬼脸面具,李道玄背起叶知秋带上叶君凡的尸体离开了这个地方。

  在一处偏僻的山林安葬了叶君凡后,李道玄背起叶知秋对着墓碑郑重地说道:“从今天起他就是我李道玄的嫡亲儿子。”

  爷爷...随着记忆中的老人叶知秋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友情链接:   
合作链接: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快3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河北快3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